鬼故事:第四个女孩

  南国夜晚就像罂粟般香甜的让人沉醉,她的缠绵像是花语清风,沉醉又不是那么讨厌,微微的像是小女孩的撒娇,却总是让你不省心。
  
  风似乎是在呜咽着唱着古老的歌谣,追赶着迷梦。
  
  醉夜如眠。
  
  寂静的梧桐道上洋溢着青春笑语,四月梧桐花开,朵朵喇叭仿佛在颂扬世界般慢慢滑落,像是精灵,又像是仙子。
  
  脚步声很急,两个少女结伴的从梧桐树下跑了过去,有一点打闹也一点娇喘。
  
  倒是跑的太急了,练舞也练的有点晚,快点啊,楼管阿姨要关掉大门了。
  
  前面的女孩抬起手把马尾散开,却是瞧不到一点慌张,她摇了摇小脑袋,秀发被甩到了肩后,那两双眼睛倒像是明媚的四月包含笑意。
  
  “六手位诶!,她用手摸了摸后面的那个女孩的脑袋,湿漉漉的倒都是汗水,她稍稍将发梢上的梧桐花拿开,却还是笑意盎然:”入门还是有难度哦,这个动作倒是必须右手不动,左手慢慢从三位手切回到二位,组成六位,这才是六手位。”
  
  后面的女孩被前面女孩的举动弄的倒有点懵懂,但是她马上提上心来,同寝了这么久,谁不知道401寝室的张曼是个人来疯。
  
  她静悄悄的防备着,安心的防备着,完全的防备着。
  
  等到张曼亲昵的靠近,又像是花蝴蝶一样的分开,一只懒洋洋的胖肥虫却是垂下她的发梢。
  
  用触角和她打了个招呼。
  
  “啊!”尖叫带着点哭腔,女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知所措,那只小虫子却像是巡视士兵的将军一样,昂首挺胸,却是慢慢的要从刘海上爬下来。刘雨欣双眼睛红通通的像是哭过般,她胆战心惊的看着耀武扬威的小虫,小心翼翼却又战战兢兢。她十分害怕这虫子,也是十分的讨厌。
  
  可是她却不敢自己拿开,无论虫子怎么爬,都算是她的噩梦,都算是她的末日!时间越往后拖,她就越危险,她恨恨的又期盼的看着张曼,这个始作俑者,带着点泪意,又带着点祈求。
  
  “帮我拿开嘛!”小女孩简直要马上哭了般,张曼却是慢慢的踱着步子,轻巧的舞步像只灵巧的猫咪。
  
  “这就是六手位哦!”狡猾的母狐狸欺负比她小的女孩,也是熟能生巧,滑到刘雨欣身边用手迅速黏着虫子却是狠狠的摔在地上,一脚踩下去。
  
  四月天,还是那么寂寞。那么温暖。
  
  倒是女孩子的打闹,却也是猝不及防,坐在原地的刘雨欣却是越想越委屈,长长的头发慢慢的散开,她用手捂着眼睛慢慢的哭出来,眼泪缓缓的从指缝流出。慢慢的哭着,哭着,却是越哭越投入,那呜咽,仿佛像是要撕破天空!
  
  四周静悄悄的只留下点点虫鸣,这样子倒也是弄的张曼也有点惊慌失措,她其实只想和室友开个小玩笑,却不料现在却是这么尴尬。
  
  难道是我欺负的太过分了?“别哭了!”她想去安慰,去无从着手,咬了咬牙,从地上捡起一只毛毛虫放在自己头发上。
  
  “扯平了吧!”她拉开刘雨欣遮住眼睛的手,一副大义凛然的革命者的模样,却是动作幅度太大,那只调皮的虫子一不小心从领子口漏了进去,“啊!”张曼倒也是尖叫声比刘雨欣的哭声的分贝又大了好几倍。
  
  带着泪痕的女孩子惊愕的看着张曼,倒也是连忙上前帮她解开衣服,“这虫子咬人很毒的!”张曼脸也是煞白煞白,她胆子虽然大,但是被虫子钻进去即使是个大老爷们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似乎她害怕的并不是虫子,她的眼神中似乎充满着绝望,刘雨欣疑惑的转过了头。
  
  镜子中的青春,美丽又易碎。
  
  风声越来越远,夜色越来越深。
  
  血从梧桐上上躺下来,却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迷梦。风哗哗的吹起了一地的梧桐花,像是一场美丽的花雨!
  
  转瞬而过,却是高高的树枝上挂着两个女孩,她们的舞姿仍然优美,像是夜色的精灵随着风慢慢的游荡。那美丽的脸庞,白皙的皮肤下,青筋毕露,两只明亮的眼珠子最后的倒影却是一张更加扭曲的脸,扭曲的像是地狱的惊魂!
  
  夜越来越深,阿苏闭上了书本,却也是闭上了眼睛。401寝室倒是住着四个人,齐苏,张曼,刘雨欣和一个从来没有出现在寝室的女孩。她担忧的看着窗外,要不是她没有被选入舞蹈社团,她倒也想和两个女孩一起去跳舞,毕竟一个人在寝室偶尔也太无聊了,虽然她还有个爱好,那就是写书。
  
  床前的小钟勤劳的走到了11点,滴滴滴的声音倒是闹得隔壁敲了敲墙壁表达抗议。阿苏连忙将闹钟的响铃摁住,倒是更加忧愁,想了想还是拿起了手机,她们再不回来的话,就没法进寝室了,毕竟寝室阿姨关门倒是很及时。
  
  南方的四月天,说变就变,风渐渐的变冷,带着丝丝闷意,这倒是要下雨的前兆。女生宿舍楼的灯却也是那刹那一起灭掉,滴滴滴,电话终于接通了,她只听到哗哗的梧桐花落下的声音和沉闷的撞击声,越来越近!
  
  她突然想起了今天晚上她写的小说。
  
  倒也是女生宿舍,不过却是满员的四个女孩。
  
  两个女孩喜欢跳舞,一个女孩喜欢写书,而第四个女孩,却喜欢抢男友。她很漂亮,大概是那种在人群中就能一眼认出的感觉,很惊艳的一个女孩。可惜似乎风闻不太好,因为据称是被校外某个有钱人包养,可是即使是包养,这个女孩似乎也奢望爱情,可惜她的手段太过于龌龊,却也有点可怜。
  
  毕竟她长的很漂亮,于是她理所当然的将同寝的三个女孩的男友抢了个遍,这种爱情像是夏天的露水,风一吹,却是吹的干干净净,但是她却乐此不疲。
  
  黑夜似乎能够掩盖罪恶,四月天的夜晚,那刚好是熄灯的11点,三个满怀恨意的女孩将她活活的勒死,用枕巾。
  
  事情完后将她藏在衣柜中,倒也是没有下一步的打算,疲惫的三人在罪恶后却很快进入梦乡。她们似乎梦到的幽怨的哭声和无力的挣扎。
  
  第二天,到来的却是莫名的恐惧。当她们打开衣柜准备抛尸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竟然是空荡荡的,甚至连第四张床和行礼都收拾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女孩的痕迹。
  
  她们惊恐的打开门,并没有看到熟悉的警察,“你们寝室不就是三个人吗?”宿管阿姨甚至是她们同班的同学都忘记第四个女生的存在。或许是我们的幻觉,她们自我安慰道。
  
  然而这不是结束,第二年的四月,同寝室两个喜欢跳舞的女孩去参加社团活动,迟迟未归。
  
  11点,寝室灯熄,一片黑暗,那个喜欢写小说的女孩却是听到了敲门声,咚咚咚!

    A+
标签:
发布日期:2016-08-13 17:25  源自:www.adeledueck.com 好词句   作者:  所属分类:鬼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