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爱,我的人生

今年,我25周岁了,长大了,成熟了。可是,在掉眼泪的时候,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你。

小时候的“计划生育”,逼迫着父母将我送到了姥姥家里。记得姥姥对我说,那时过了几年东躲西藏的日子,终于在某个夏天我可以暂时的平静的待在一个地方,就是姥姥的家里。当姥姥对我说起那段有关我童年的记忆时,往往是眼里噙着泪水,而又微笑着爱抚着我的脸蛋,还总是加一句:“你看,现在都成大闺女了。”

是啊,我都这么大了,只是再也听不到姥姥对我夸赞。从上小学开始,我回到了自己的家里。那时很多同村的婶娘大爷们,都喊我“一把锁”,因为我只喜欢待在家里,不像其他的孩子到处的乱跑,连吃饭都得父母到处去找。“一把锁”的称号,将我塑造成了村里一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,可是真正的理由是藏在我那一颗小小的心脏里的。想念,有的时候让人变得异常安静。那时的我,就是一只被折了翅膀的小蜻蜓,突然没了姥姥那张熟悉的面孔,那个温暖的怀抱,身边的一切都变得陌生和恐怖。当一切都越积越多的时候,我只能大声的哭喊着:“我想找姥姥。”现在想想,我倒是很早熟,那么小,心里就藏着那么些眼泪和感情。

每次寒暑假的时候,我早早的回到姥姥的身边,上窜下蹦,又唱又跳,完全不是大家眼里安静而又乖巧的那个女孩子。快乐的时光是很短暂的,因为分别时的痛苦掩盖了大半的幸福。要开学了,妈妈来接我回家。姥姥站在大门口,朦胧的眼睛里一直有我的影子。我却学会了伪装,不让眼泪流下来,回头冲着姥姥微笑。姥姥一直在摆手,直到胡同口的拐角处。我的心里早就下起了酸雨,咬着嘴唇,怕骑自行车的妈妈看见,就使劲搂着妈妈的腰。每一次分别得时候,我都能把姥姥的样子记住,因为最后一眼总是那么刻骨铭心。

初三到高中,学习的压力让我疏远了姥姥。暑假寒假也不再想着去姥姥那里住一段时间,往往是跟着妈妈看一眼就当天回来。人,总是在忙碌中忘记最重要的东西,不是吗?我忽略了姥姥对我的想念,甚至连电话都没有打一个。时间让姥姥失去了健康的体魄,让原本体质就很差的她,变得更加的脆弱。我开始后悔,在她还可以微笑的日子里,我为什么没有多陪陪她呢?还记得,我抱着病床上的姥姥大哭,哭的撕心裂肺。姥姥摘下她的氧气罩,颤抖的手抚上我的脸颊,擦着我源源不断的眼泪,微弱的气息哽咽着对我说:“别哭别哭,姥姥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我的哭声更大了,不管身边的人怎么劝,我只知道紧紧地抱着姥姥,害怕失去这一个对我来说世界上最安全的怀抱。

现在的我,不论到哪里,不论遇到了谁,习惯了用手机拍下那一瞬,作为可以未来不遗憾的回忆。我和我的姥姥,没有一张正儿八经的合照,一张都没有。在她的病床前,我搂着她的脖子,自拍了几张照片,姥姥浮肿的脸上依旧有我最爱的微笑,还有照片留下的我哭红的双眼。这几张照片,不好看,但是却成了我的珍藏,我最最宝贝的东西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hnxxsy.com )

今年,我25周岁,该谈婚论嫁,该生儿育女的年纪了,可是我依旧还在路上。时间在走,渐渐地发现身边越来越多的喧嚣,也发现我真的不适合在外面的世界。我想选择一种生活方式,“宅”,可不可以?“宅”在家里,藏起所有的害怕与孤独,偷偷地做一个感情的巨人,就算有眼泪也能流在眼前的瓷碗里。或者,可以的话,找一个可以包容起我的强大心脏,让我在你的心脏里呼吸,生存。因为习惯了躲藏,习惯了依赖,所以在你的心脏里,那会是我最开心最幸福的最有安全感的生存空间。身体会生病,就像人生的方向时刻会遇到大风大浪。精神好了,病也就好了,就像你的人生方向选对了路线。我站在十字路口,不肯逃脱过去的经历,祈祷命运可以善待我,可以给我多一点的温暖。我一直在等待着 ,等待着属于我的那份宁静与幸福。

等我可以完全自立的生活了,等我可以健康幸福的嫁人了,我会带着姥姥忍着病痛给我做的那一床充满爱的棉被,自信的对着天国里的她说:“姥姥,你的外甥闺女真的长大了。”所有的噩梦都只会是梦,梦里的黑暗,恐慌,痛苦终将过去,因为醒来就会又见到早晨的阳光。阳光下思念最爱的人,就算没有了现实,那种虚幻的甜蜜也会给人以安慰,因为我一直都记得,你爱我胜过我爱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