祭日

父亲的祭 日,我没有去祭扫。可我在默默的在心中祭奠,他的身躯永远如山般高大雄伟,他的爱也如山一般伟大。大山不会老去,父亲的爱也不会老去。我对父亲的爱也不会老去。----题记

夜深沉 ,秋雨绵绵,沙沙拍打着大地,多么寂静的夜晚,当最后一屡寒风吹落最后那一片落叶,心便开始了隐隐作疼,父亲的忌日到了。年年岁岁,岁岁年年,好像就在昨天,父亲的身影总是那么的清晰。秋雨拍院子里的菊花发出沙沙的响声。我在静静的倾听着沙沙的响声就像在倾听父亲的脚步声。不知什么时间雨停了,天也亮了,我推开窗户看到盘踞在院子里的果树落叶厚厚沉叠着,清新的空气夹杂着泥土的芳香扑面而来,我深深地吸了口气。但是我没有看不到佝偻沧桑的背影清扫着落叶的父亲。 父亲上哪儿去了?我一时间回不过神。园子里的果树和篱笆是的老藤都枯了,父亲您为何还不叫我的来清理枯叶,拾起掉落的果子······。

我双眼被泪水模糊了,父亲去了,生死已是两茫茫。 思念总是不分时间,不分地点,不分场和,不分白昼; 岁月更迭匆忙;仿佛只是一个静静的转身,回忆便已然斑白了过往。我和父亲的感情,真的像极了这秋天的绵绵细雨、吟颂着父女情深。而我们无法挽留却又不得不割舍的忧伤。 轻拾一段被秋雨滴落的旧事,一幕幕春来花自开,秋至叶飘落。仿佛一切都在昨天,不经意间将过往,深深的铭记却又沧桑了多年。 我独自站在窗前享受着雨后清新的空气,任凭冷风袭来吹佛着头发。

此时,我只有一个念头:父亲,您在那边安好?女儿想你,你可想念女儿·····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