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,乌乌

冬天是冷的,冷的刺骨,奔跑,逆着风,寒冷,奔跑!

我又想起了乌乌,我的心爱的狗乌乌,妈妈心爱的狗乌乌。我不知道它去哪了,猜测,惊喜又恐惧,那一年,我一直在盼望,盼望它能回来。梦魇的魔鬼,它被狗贩子嵌着脖子扔进沸水了,一根大棒狠狠的抡在它桀骜不驯的脑袋上,它被拖曳,它仍然不屈服,黑溜溜的眼神怒视,偶尔怒吠几声……我被吓醒了,我哭了!

乌乌,这个名字是我取的。三个月大的时候被抱到我们家,一见,一条大黑色毛毛虫,唯独一双泛着蓝光的好奇眼睛环视四周,最终定在我的身上,我跟它说话:嗨,小狗狗,你好啊!它斜视我了一眼,就闭上眼睛,养神起来!我被激怒,用手去弄它,偏不让它安宁。它又睁开了眼睛,黑溜溜的乞求的眼神,我输了,狗宝宝好好睡吧!

它是一只杂交狗,据说是大狼狗跟小白宠物狗的结晶,我没心思去考证,不过后来弟弟告诉我,它的兄弟姐妹都随狗妈妈,白白的小宠物狗,只有乌乌随着狗爸爸,越长越高大。越像一只大狼狗。不知道为什么,大家都喜欢喊它老乌,虽然亲切,但我听着总觉得有点怪,它小的可爱,哪老了?

高中的时候,黄昏,我总喜欢带着乌乌去家附近的公园,我走在前头,它紧紧跟在我后头,它贪玩,我总会停下等它,等久了,我生气了,不管它,向前跑起来,乌乌听到声音,放弃了玩耍,猛的追上来,我跑得越快,它追的越急,超越了,它在前面一段距离停下来,回头对着我,吐着舌头,大喘着气,似乎在炫耀,又似乎在等我……乌乌很爱干净,从不随地大小便,吃东西的时候一定要放在它专属的碗里,掉在地上的都不要,我曾经强迫它去吃掉在地上的食物,可它就拗着头皮,怎么也不肯,我又妥协了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发现放在楼梯口的鞋子总是不见了一只,我找乌乌询问,可它又闭上眼睛不理我,没有证据,我不敢拿它怎么样,终于有一天夜里,我刚好碰到叼着我棉鞋的乌乌,我柔声细语的告诫了它一顿,过后,我的鞋子仍旧不见了一只,我生气了,硬把乌乌拖到面前,气势汹汹的骂它,还揪它耷拉下去的耳朵,它匍匐着,夹着尾巴,又露出了可怜的眼神,别这样,这次没得商量!那天晚上,它不肯吃饭,一直躲在角落里,我抚摸着它刺刺的黑毛头,给它说好话,它仍旧不理我。这狗的脾气也太难伺候了,我烦闷,就不管它了,第二天起来,碗里的食物都没了,我笑了,脾气哪抵得过肚子饿呢,从那以后,我的鞋子再也不会不见了!

乌乌是一只母狗,在公园常常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跟别的狗混在一起,有一次我发现它跟另外两狗打架了,它龇牙咧嘴的,豪不示弱,凶猛的让我不寒而栗,它的赢是意料之中,可它也受伤了,我唠叨着给它处理伤口,看着它疼痛的样子,我心软了下去……两年过去了,它总在外面野,肚子却一直没动静,这让我想起了骡子,这样也好,再多狗也养不起,资本太大了!

上大学了,那一年寒假,回到家,乌乌狂热的拥抱了我。太想念,太感动了,可就是那个寒冷的冬季,它跑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,我找遍了所有它可能去的地方,都不见了,我没哭,它或许有了相好,特地等我回来见一面,然后就私奔了。或许,它被别的好人家收养了……我不敢想那些坏的可能性,虽然冬天的狗贩子特别的多,我为狗狗默默祈祷着,就算真的被狗贩子捉了,它也会逃出去的,它太凶猛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