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岸花开,约定一场时光

那一世,我素衣素颜,持一笼千年的灯火,沿着彼岸的花期,寻你。

微风轻扬,流水潺潺,读着记忆的章,馨香依旧入卷。

十里长亭,柳丝轻抈。

仍记得,那年那月,我们踏遍轮回,追逐在开满绚烂的绯红里。仍记得,那日那时,我们在忘川湖畔共赏千里月华,静听流水碧波。

隔着茫茫白雾,我仿佛又看到了你执萧款款而来,青衫白衣,浅笑低吟。

我想,我是你路过红尘的一株曼珠沙华,在你必经的路口,化身一树“花开无叶,叶生无花”的苍凉,带着想念的伏笔,为你,绽放绝代的芳华,为你,笑靥如花。

忘不了,每一个蹙眉凝神,淡不了,每一个意念阑珊。

每一个风起的晨昏,习惯了彳亍在遥遥的彼岸路,聆听花开花落,伴着一季又一季蒹葭的飞絮,袅袅随云去。

细数流年,疏雨几番寒烟,繁华落尽,岁月几经沧桑。

缕缕沉香中,婉转的叹息里,一场盛世花颜,蕴含着生生相惜的温柔,生生世世的等待,只为了一个落定的尘埃。千年轮回,朱颜未改。

前世作茧,今生化蝶,秋帘半卷,筝韵轻拨,曲曲高山流水,阕阕易安小令,依旧幽婉凄楚,然,却哀而不殇。

紫薇楼阁,碧纱窗下,月影依旧映帘勾。

你可知,共剪烛语的日子,我是那般地眷恋你的温婉谦和,那般地眷恋你的点点墨香,花开奢靡,饮尽风霜,三生醉梦,只愿付于你此生谈笑中。

曼珠沙华,花开彼岸,纵然花叶相错,却叹不去紫陌纤尘的殷红夙愿——

如若可以,请你和我预约一场白发上的月光,了却这场水墨晕染的前世幻依……